反对邪教专题

频道首页 >> 反对邪教专题 >> 文章正文

俄大祭司:旋转的“法轮” 如何才能不深陷其中

来源: 添加时间:2019/09/29 【字体: 】 【打印】 【关闭

      俄罗斯东正教新西伯利亚教区亚历山大·涅夫斯基教会宣教处网站 2019年8月24日发布消息,当日,该教会诺瓦帕申·亚历山大大祭司发表文章,披露了邪教“法轮功”的惯用伎俩及在俄罗斯活动情况,提醒人们不要误入邪教。

  社会各界应积极进行邪教问题研究,向人们宣传邪教的危害性。当前极权主义宗派运动在全世界蔓延,很难进行阻止。邪教对个人、对家庭、对社会、对国家构成严重威胁,关于这一点,教派研究人员、心理学家、社会学家、公众人物和执法机构了然于心。专家学者的任务就是进行仔细研究,研究邪教对社会、对特定人群的影响方法,以便及时告知人们邪教的危害。

  身患疾病、失去亲人以及深陷家庭矛盾者易受邪教蛊惑。尽管我们做了许多预防工作,但邪教的危害并没有减少。虽然在总人口中邪教占比很少,但如果他们聚集在一起,就成为一大群人。他们利用某些操纵手段,将人们引诱到邪教中,成为邪教的奴隶。有专家指出,人们进入邪教的原因之一是批判性思维较弱且容易被教唆,并且在危机情况下,这些弱点会增强。其典型特征包括:身患疾病、失去亲人以及深陷家庭矛盾。邪教分子迫使人们相信,如果无条件地接受教派的教导,服从领导,那么疾病就会痊愈,生活就会得到改善。

  一、“法轮功”惯用伎俩

  邪教是特殊的专制组织,其头目觊觎对信徒的领导和剥削,带着宗教教派、心理治疗、健康改善、科学教育和文化传承等面具用以隐藏他们的意图。邪教采取欺骗性、侵扰性的宣传方式来吸引信徒,对信徒进行信息审查,同时采取其他不道德的方法控制个人,给信徒施加心理压力,对信徒进行恐吓。“法轮功”完全符合邪教的这些特征。

  (一)“法轮功”披着宗教外衣,伪装成中国气功。邪教“法轮功”在世界各地包括在俄罗斯都有追随者。生活在美国的邪教头目李洪志假借佛教、道教、儒学甚至神秘主义的元素虚构了“法轮”的意识形态,将气功充当诱饵,将邪教伪装成在中国颇受欢迎的气功。

  (二)“法轮功”控制信徒和金钱。为了对信徒进行控制,“法轮功”分子对其追随者进行洗脑,让追随者相信“法轮功”比气功更有效,因为在“大师”的帮助下,人们可以点化得道,变成超自然的客体。而实现点化得道的主要因素是让“大师”将智慧的本质“法轮”植在习练者体内才能成功。

  (三)“法轮功”分子主张拒医拒药,宣称“法轮”可以做任何事情。“法轮功”分子不让信徒获取医疗帮助,导致那些深信“法轮功”并拒绝就医的人失去生命,而其实这些疾病是完全可以医治的。曾经就有许多“法轮功”信徒被“法轮功”所迷惑,深陷其中,拒绝就医。很多人轻易相信李洪志的谎言,不去医院接受治疗,拖延治疗,严重者甚至会失去生命。据不完全统计,在中国驻圣彼得堡总领事馆网站中,在29个中国省、自治区和直辖市中,“法轮功”习练者死亡人数已达到1660人。而实际上“法轮功”不接受重病患者加入,因为重病患者只会想着自己的疾病。而如果邪教需要病重的人,他们无论如何都会接受他,如果不需要,这再次证明邪教需要的是能够从中获取想要东西的有劳动能力的人。习练“法轮功”过程中,就会有一些信徒出现幻觉,会“看到”“法轮”,看到恶魔附在其亲属身边,因为“法轮功”宣称“恶魔无处不在,他们通过亲属企图阻碍他们的启蒙”。俄罗斯知名的汉学家马斯洛夫·阿列科赛表示,某些“法轮功”学员会为此自杀。1999年,新华社记者报道,练习“法轮功”时有743人丧生,到1999年底,受害者人数增加到1400人。大多数人自杀情况为:用刀自残、自焚、溺水、认为亲属是“恶魔”而残害亲属。最臭名昭著的事件是2001年五名“法轮功”分子在天安门广场自焚。

  (四)在“法轮功”中信徒大量自杀和暴力犯罪直接与“法轮功”教义有关。根据乌克兰博士,精神疾病医生斯皮里多诺夫·维克多的意见,在“法轮功”中信徒大量自杀和暴力犯罪直接与“法轮功”教义有关。斯皮里多诺夫认为,《法轮大法》包含许多可能对“法轮功”学员造成心理和精神伤害的信息。“法轮功”的练习实际上是身心的压力,包含导致大脑活动超负荷的心理和生理因素,这些因素能够导致人生理失衡、失眠、注意力不集中,并可导致精神疾病,神经官能症发作和抑郁症。操纵人们的意识是《法轮大法》的基础,这就有可能将其视为判断“法轮功”组织破坏性活动的证据。在其影响下个人和整个社会的道德原则改变,同时给人们的心理健康带来损害。

  (五)“法轮功”借助外围组织大肆宣传不实报道,扭曲事实,企图破坏中国稳定。俄罗斯人民友谊大学中国战略研究中心主任阿列克谢·马斯洛夫表示,“法轮功”企图登记成官方组织,但遭到拒绝。因为“法轮功”实际上企图破坏中国稳定。2017年“法轮功”分子在美国白宫网站发起致美国总统的向中国施压请愿书。该活动由“法轮功”外围组织“反对强摘器官医生组织”(DAFOH)协调,虽然该组织不宣传其与“法轮功”存在直接联系,但其实该组织由“法轮功”学员组成。这是所有邪教的惯用手段:扭曲事实,公然撒谎,将本来面目隐藏在其他组织下。据俄罗斯著名反邪专家亚历山大·德沃尔金的说法,“法轮功”正在发动针对中国政府的信息战,一些有意破坏中国内政的国际势力正在积极帮助“法轮功”。

  二、“法轮功”在俄罗斯活动情况

  (一)俄将《转法轮》等书籍列入俄联邦极端主义材料清单,但在俄仍有民众习练“法轮功”。“法轮功”在中国的活动受到严格禁止,但“法轮功”仍在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其他国家开展活动。虽然在俄罗斯官方认为“法轮功”具有极端主义性质,将李洪志的《转法轮》等书籍都列入俄联邦极端主义材料清单,但人们却可以轻松的加入其中。“法轮功”伪装成中国的健康体操“瑜伽”,人们去上课就会会被要求阅读“法轮功”相关宣传材料,告知人们这就是习练的本质。尽管“法轮功”在俄罗斯并没有广泛传播,虽然无法准确计算出人数,但仍然有相当多的俄罗斯人迷恋“法轮功”。尽管“法轮功”分子宣传其每个国家都有数百万的追随者,但这与其他破坏性组织没有什么区别,都是声称拥有大量的追随者。

  (二)“法轮功”分子偏向在人口稠密的城市进行活动以招募信徒。因为在大城市中可以招募更多的人,“法轮功”分子定期在俄罗斯不同的城市举办活动,在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等大城市中最活跃。其追随者经常在公园举办活动习练“法轮功”,宣传其教义。2014年在俄罗斯几个城市,“法轮功”分子摆放宣传展板,虚构警察对“法轮功”信徒进行殴打和采取酷刑,同时虚构器官活体移植的图像。虽然在俄塔甘罗格的宣传活动被禁止,宣传材料被没收。但是“法轮功”分子正试图在俄矿水城、罗斯托夫、符拉迪沃斯托克等城市举办各种活动宣传“法轮功”。

  (三)“法轮功”严重危害公共安全。受到李洪志的蒙骗的追随者成了被利用的工具,企图组织地区骚乱夺取权力。在乌克兰就有类似的例子, 许多新五旬节派邪教组织和新多神教的信徒支持反政府集会。俄诺沃罗西亚通讯社记者扎列夫斯卡娅·娜塔莉娅认为,“法轮功”有可能快速有效地鼓动其信徒在乌克兰举办集会,以达到其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。而西方“战略家”的计划就是让邪教在混乱地区充当反对俄罗斯的工具。